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vlrcv"><acronym id="vlrcv"></acronym></button>

<dd id="vlrcv"></dd>
<button id="vlrcv"></button>
      1. <progress id="vlrcv"></progress>
        <tbody id="vlrcv"><track id="vlrcv"></track></tbody>
        <em id="vlrcv"><tr id="vlrcv"></tr></em>

        本網首頁 文 學 書 畫 攝 影 剪 紙 麟州名勝 故事傳說 麟州珍寶 人   物 神木古迹 網站論壇
        您當前所在位置:網站首頁 >> 歷史視野 >> 曾國藩的做人學問,弟弟曾國荃不服 >> 閱讀

        曾國藩的做人學問,弟弟曾國荃不服

        2016-03-31 09:41:03 來源:騰訊文化 瀏覽:120
        內容提要:咸豐六年,曾國荃出山帶兵,成為曾國藩帳下一員大將。曾國荃以前沒做過一天官,沒帶過一天兵,初出茅廬,居然毫不露怯,曾國藩對他的表現總體上是相當滿意的。咸豐九年曾國荃進攻景德鎮期間,曾國藩於六月初四家書中說:「沅弟在景鎮,辦事甚為穩靠,可愛之至

        咸豐六年,曾國荃出山帶兵,成為曾國藩帳下一員大將。曾國荃以前沒做過一天官,沒帶過一天兵,初出茅廬,居然毫不露怯,曾國藩對他的表現總體上是相當滿意的。咸豐九年曾國荃進攻景德鎮期間,曾國藩於六月初四家書中說:「沅弟在景鎮,辦事甚為穩靠,可愛之至。」[1]

        但是,曾國荃身上的缺點也非常突出。

        曾國藩和曾國荃兩個人的閱歷大不相同。曾國藩是科舉出身,做過十多年京官,兼過五個部的侍郎,在地方上也帶兵多年,和無數地方官員打過交道。雖然自稱「一肚皮不合時宜」,但是畢竟對朝廷、對地方、對軍隊,都非常了解。他人到中年,屢經挫折,久歷風波,老成持重,往往事情一發端,他已經看到了結尾。

        曾國荃則不過是一個台湾鄉下土秀才,除了一趟台湾,沒出過遠門,也沒辦過大事,畢竟年紀輕,見識窄,經驗不足。

        兄弟兩人的性格也極不相同。

        曾國藩晚年和秘書趙烈文聊天,談到兄弟兩人的性格差異。趙烈文說,你們兩個人,一個特別謹慎,一個特別不謹慎:「沅師性直而喜事,師舉動謹慎。」曾國藩凡事從風險角度考慮比較多,遇事做減法。而曾國荃總是無知者無畏,把事情看得過於簡單,遇事做加法。曾國藩性格內向,喜怒不形於色,曾國荃則是炮桶子,有話藏不住,感情藏不住:「事機迫近,不無矢口之言,揆之不藏怒,不宿怨之義,視色取行違,不可以道里計。」也就是說,曾國荃緊急之時,經常口不擇言。不過趙烈文說,這樣的炮桶子性格也有好處,就是過後就忘,發完火第二天就好,比那些表面一套背後一套的人還是強。

        因此兄弟兩個做事,一遲一速。曾國藩做事遲緩,喜歡猶豫,必須深思熟慮之後才下決心。曾國荃則脾氣火暴,拍板迅速,「任事之勇,為事之敏,亦世希(稀)有。」曾國荃曾自云:「我性暴躁,間或不馴。」[2]這種性格缺點對帶兵之人來說是非常危險的,因為軍事上任何一個小小的錯誤,都有可能令人付出生命的代價。

        曾家四兄弟,圖片源自維基百科

        曾國荃還有一個缺點,就是過於爭強好勝,因此和湘軍其他諸將關係相處得也不好。

        咸豐八年胡林翼曾給李元度寫信,告誡他在外做官,不能任用親人,這樣會造成很多問題。為了增強說服力,胡林翼還特別舉了曾國荃為例:

        公可展垂天之翼,而培九萬之風。既為地方官,則幕中可請友朋,不可以子姓昆季干預軍旅。地方之事,即德亦怨,異日且必有冤不可言者,每年以養廉三分之一分惠宗戚,不可隨營也。以滌帥之德之功,而人猶疑沅公,則閣下之族,必不可在皖南無疑。

        「以滌帥之德之功,而人猶疑沅公」,這顯然是指曾國藩重用曾國荃,在湘軍內部引起很大爭議。

        雖然曾國藩在招兵發餉諸方面都已經對曾國荃百般照顧,曾國荃還是感覺不足,處處和其他將領爭權奪利。同時,他又自恃大帥胞弟的身份,處處氣焰囂張。連曾國藩都敢動不動就頂撞,我們可以想見曾國荃當然更不把湘軍其他將領放在眼裡,甚至連曾國荃的親兵僕從,都「頗有氣焰」。

        曾國藩在家書中這樣批評他:

        弟等每次來信,索取帳棚子葯等件,常多譏諷之詞,不平之語,在兄處書函如此,則與別處書函更可知已。沅弟之僕從隨員頗有氣焰,面色言語,與人酬接時,吾未及見,而申夫曾述及往年對渠之詞氣,至今飲憾。[3]

        曾國荃的這些缺點,顯然會嚴重影響他的事業。因此曾國藩經常在家書中對他提出批評和規勸。

        曾國藩經常批評曾國荃的一點是他性子太急,容易激動。比如咸豐七年九月二十二日信說:「弟性褊激似余,……幸息心忍耐為要。」[4]

        另一封信中又說:弟性爽快,不宜發之太驟。

        第二個經常批評他的是見識不廣,器小易盈,有了點小成績就心浮氣躁,洋洋自得。見咸豐十年九月十一日信:

        吾深以弟之意矜氣浮為慮。[5]

        咸豐十年九月二十一曾國藩又說:「而弟與希庵皆有驕矜之氣。」[6]

        咸豐十一年三月二十五日,在圍攻安慶時,曾國藩還寫信給他和另一個弟弟曾國葆,批評他們閱歷不夠,卻又自詡聰明,輕下判斷。凡事只能想到一個側面,不能全面思考:

        大凡人之自詡智識,多由閱歷太少。如沅弟屢勸我移營東流,以為萬全之策,而不知我在東流,若建德失陷,任賊竄入饒州、浮、景,我不能屏蔽,面上太下不去,是一難也;我居高位,又竊虛名,夷目必加倍欺凌,是二難也。沅弟但知其利,不知其害。此自詡智識,由於閱歷少也。季弟近日料徽州之必克,料左軍之必敗,不憑目擊,但憑臆斷,此自詡智識,由於閱歷少也。[7]

        也就是說,很多人自覺比別人都聰明,其實是因為他經過見過的事太少。你勸我從祁門移營東流,只看到了祁門地勢危險這一面,但是沒有看到我要是移營東流,饒州一帶會陷入敵手這一面。曾國葆近日堅稱徽州肯定會攻克,左宗棠肯定會失敗,這兩個肯定,也是因為閱歷不夠,輕下判斷。

        曾國荃在軍中和許多人都發生過矛盾,每遇衝突,曾國藩就會提醒他多省已過,少責他人。他和嚴樹森彼此不和,寫信給曾國藩告狀。曾國藩回信說,自古以來,共事之人,都難免相互傾軋爭鬥。在處理同事關係上,只能嚴於己而寬於人:

        嚴公 (嚴樹森) 長短,余所深知。u嫉傾軋,從古以來共事者,皆所不免,吾輩當躬自厚而薄責於人耳。[8]

        曾國荃和並肩作戰的̨玉麟關係處理得也不好。̨玉麟字雪琴,是湘軍名將,曾國藩評價他為人是「光明偉俊」。他淡於名利,「素志雅不欲入官場」,清史稿說他「剛介絕俗,不通權貴」,最不尿的就是特權人物。看到曾國荃仗著哥哥的後台指手劃腳,他心裡很不舒服,對曾國荃也不假聲色。所以兩個人雖然並肩作戰,關係處理得並不好。

        同治元年五月十五日,曾國藩寫信給曾國荃說,與̨玉麟處得不好,你要反思自己的原因,不要總說別人的不是。你總說̨玉麟臉色難看,其實你的臉色也是相當難看,只是你不自知而已:

        雪琴與沅弟嫌隙已深,難遽期其水乳。沅弟所批雪信稿,有是處,亦有未當處。弟謂雪聲色俱厲。凡目能見千里,而不能自見其睫,聲音笑貌之拒人,每苦於不自見,苦於不自知。雪之厲,雪不自知;沅之聲色,恐亦未始不厲,特不自知耳。[9]

        國荃一生功名,得益於老兄的指授安排居多。然而曾國荃從來只功勞記到自己的頭上。雖然老兄比他功名高、事業大、經驗多,但是他對老兄一直不是特別地佩服。和左宗棠一樣,處理明快敏捷的他總認為曾國藩做事過於磨嘰遲緩,提出的意見和建議過於「唐僧」。對曾國藩的批評,曾國荃虛心耐受的時候不多,在家書當中一一反駁的時候不少。曾國藩告誡他要遇事退讓,不要處處爭強好勝,要處理好與其他湘軍將領的關係,他卻說:

        在軍辦事日久,過於純良,每為人所欺壓,又行不動,不得不倔強於強者之前。

        也就是說,人善被人欺,在軍隊里為人過於純良是辦不成事的。

        又說:

        惟在軍辦事,若不趨功利一路,有時多窒礙難行。[10]

        曾國藩的做人學問,弟弟曾國荃不服

        因此我們讀曾國藩家書,會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在諸兄弟當中,曾國藩對曾國荃的提攜教導是最花心血,最不遺餘力。但曾國荃卻是幾個弟弟當中最愛和曾國藩頂嘴的。雖然曾國藩對他百般特殊關照,他還是覺得不足。

        比如我們來看下面這封信。

        同治元年四月十一日,曾國藩寫信給他說:

        李世忠窮困如此,既呼籲於弟處,當有以應之。三千石米,五千斤火藥,余即日設法分兩次解弟處,由弟轉交李世忠手。

        此輩暴戾險詐,最難馴馭。投誠六年,官至一品,而其黨眾尚不脫盜賊行徑。吾輩待之之法,有應寬者二,有應嚴者二。應寬者:一則銀錢慷慨大方,絕不計較,當充裕時,則數十百萬擲如糞土,當窮窘時,則解囊分潤, 自甘困苦;一則不與爭功,遇有勝仗,以全功歸之,遇有保案,以優獎籠之。 應嚴者:一則禮文疏淡,往遠宜稀,書牘宜簡,話不可多,情不可密;一則剖明是非,凡渠部弁勇有與官姓爭訟,而適在吾輩轄境,及來訴告者,必當 剖決曲直,毫不假借,請其嚴加懲治。應寬者,利也,名也;應嚴者,禮也,義也。四者兼全,而手下又有強兵,則無不可相處之悍將矣。[11]

        這封信是談如何處理與李世忠的關係。

        李世忠強盜出身,從捻軍中率部降清,后又叛清投太平軍,最後率所部四萬再度降清,積功至江南提督。此人一貫橫行不法,不脫強盜習氣,因此極難相處。曾國藩寫信給弟弟,教導他在與這類人相處時,在金錢和榮譽上多加推讓,慷慨大方,不與計較。但是平時交往不要過密,不要建立私人感情,遇到原則問題,應該毫不退讓。再加上自己手中握有強兵,不怕和他決裂,這樣「則無不可相處之悍將矣」。

        這番話是曾國藩一生的經驗積累,有經有權,可謂高明之至。後世讀者讀這封信,大抵會認為曾國荃接到信后,一定會對長兄的話言聽計從。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曾國荃接到信后,回了這樣一封:

        李世忠部下虐民十倍於賊,欲為百姓作不平之鳴,須待與之相遇乃相事為之,然弟擬仍是忍他為正辦。至於兩妙訣,弟自度皆不能到,強兵如虎,非我力所能學者。揮金如土,從何處得金耶?[12]

        也就是說,你授給我的兩個「妙訣」,一個也辦不到。第一個,你讓我用強兵震懾他,我的兵是一天兩天就能強起來的嗎?第二個,你讓我在金錢上不和他計較,「揮金如土」,我又哪來的錢呢?意思是說曾國藩平時對他供餉還不夠充裕。

        不知道曾國藩讀了這封回信,是什麼表情。

        註釋:

        [1]《曾國藩全集・家書》,嶽麓書社,1985年,第485頁。

        [2](清)曾國荃撰;梁小進主編,曾國荃集 五,嶽麓書社,2008.09,第383

        [3]《曾國藩全集・家書》,嶽麓書社,1985年,第834頁。

        [4]《曾國藩全集・家書》,嶽麓書社,1985年,第344頁。

        [5]《曾國藩全集・家書》,嶽麓書社,1985年,第583頁。

        [6]《曾國藩全集・家書》,嶽麓書社,1985年,第586頁。

        [7]《曾國藩全集・家書》,嶽麓書社,1985年,第674頁。接下來還有:「沅弟服狗逆善於尋間而入,而不知城賊數萬,命懸呼吸,日日將官兵營盤一一看透,毫髮畢露,僅留菱湖中段為城賊一線生路;沅弟不知為城賊之蓄謀久計,而認為狗賊之突來急計,是亦閱歷少也。季弟急於出濠搦戰,但料賊黨之未必真悍,而不知官軍之大不可恃,是亦閱歷少也。」

        [8]《曾國藩全集・家書》,嶽麓書社,1985年,第821頁。

        [9]《曾國藩全集・家書》,嶽麓書社,1985年,第833頁。

        [10](清)曾國荃撰;梁小進主編:《曾國荃集》3,嶽麓書社,2008年,第192頁。

        [11]《曾國藩全集・家書》,嶽麓書社,1985年,第824頁。

        [12](清)曾國荃撰;梁小進主編:《曾國荃集》5,嶽麓書社,2008年,第123頁。

        相關文章
        2014-03-18 09:16:37
        2014-02-11 08:33:38
        2011-06-01 19:45:14
        2011-07-24 13:51:43
        2015-01-05 08:37:28
        2014-06-04 08:03:11
        2014-03-13 08:57:36
        2013-12-09 08:32:58
        相關評論
        姓名:*
          聯繫QQ:
          郵箱:
          個人主頁: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輸入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換一個


        共有0人對本文發表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標題 內容

        最新熱圖

        最新更新
        最新推薦

        神木文化藝術網版權所有,未經合法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mrjxks.icu  神木文化藝術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郵箱:smwhysw@163.com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號:陝ICP備10011285號  
        網站建設與維護管理:西政科技 
        <button id="vlrcv"><acronym id="vlrcv"></acronym></button>

        <dd id="vlrcv"></dd>
        <button id="vlrcv"></button>
            1. <progress id="vlrcv"></progress>
              <tbody id="vlrcv"><track id="vlrcv"></track></tbody>
              <em id="vlrcv"><tr id="vlrcv"></tr></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