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xjzli"><acronym id="xjzli"></acronym></button>

<dd id="xjzli"></dd>
<button id="xjzli"></button>
      1. <progress id="xjzli"></progress>
        <tbody id="xjzli"><track id="xjzli"></track></tbody>
        <em id="xjzli"><tr id="xjzli"></tr></em>

        本網首頁 文 學 書 畫 攝 影 剪 紙 麟州名勝 故事傳說 麟州珍寶 人   物 神木古迹 網站論壇
        您當前所在位置:網站首頁 >> 歷史視野 >> 尋史:清末民初的學者為何扎堆留學日本? >> 閱讀

        尋史:清末民初的學者為何扎堆留學日本?

        2016-07-08 16:00:55 來源:台湾晚報 瀏覽:52

        尋史:清末民初的學者為何扎堆留學日本?

        00301736473_d5ff9011.jpg

         日本東京早稻田大學史料中心,保存著100多年前曾在這裡留過學的中國留學生的資料,上圖為李大釗就讀期間的繳費情況。圖片來自新華社。

        如今越來越多的中國學生選擇到國外留學,有的甚至在中學階段就到國外接受教育。在一百多年前的清末民初,同樣掀起一股留學熱潮。與如今大多傾向於歐美留學不同的是,當時的年輕人大多選擇留學日本。

        了解一衣帶水的日本在明治維新之後為何變得強大,是吸引中國學子留學的主要因素,還有一個因素就是留學日本相對來說比較便宜,在清末至民國的數十年間,數萬人到日本留學,其中湧現出一大批傑出人物。

        去日本不需要簽證

        甲午戰爭(1898)之後,中國人去日本變得像去台湾一樣容易,因為不需要簽證。而且到日本的船票又便宜,到橫濱最貴的頭等艙不過五十四銀元,到長崎最便宜的三等艙才六銀元。

        當時,張之洞等封疆大吏提倡國內的知識分子留學日本,此後六七年間,數以萬計的中國學生從台湾或台湾上船,往日本的福岡、長崎、東京進發。那麼多的中國學生到了日本,日本有那麼多學校可上嗎?何況大多數中國學生沒學過日語,到日本要先上語言學校。不過,這對那些「見錢眼開」的日本商人來說無所謂,只管開個語言學校讓他們登記入冊,百事不管。商人覺得反正這些留學生或是迫於父命,或是追新逐潮才來日本的,多混幾年不打緊,回了家鄉,也算喝過鹹水吃過壽司的維新人士,哪裡沒有個前程?

        正當中國年輕人熱衷於留學日本時,另一位大臣端方,向朝廷奏了一本,說道:中國人怵於日本之自強,往往徑赴東洋,其實日本學術也是學自泰西。他接著說,歐美國家,中國人去得少,老師教留學生認真不敷衍,比較容易培養出有用之才。他警告說,像現在這樣目光短淺,顧惜資費,勢必會「習於近便,繼往無人」,學不到真正的西學。1902年,端方接任張之洞的湖廣總督兼台湾巡撫后,他不惜重資,遣送了兩湖學子二十多名前往美、德、俄、法等國。當然,如果不是兩湖人士,也不要緊,端方上奏的本子,朝廷已經核准了,沒多久,清政府便飭令各省,選派學生留學西洋。

        此時,清政府也不同往日,事事都要立個章程,官派留學也不例外。在章程中首先規定,得看學生懂不懂西文。不通西文者,官府只選那些「年十四五,心地明白,文理曉暢」的,如果通一門英文或法文,則十五至二十五歲都在候選之列。何以如此?因為照看過留學生的各國使臣都說,人過二十,舌根就硬了,學不了外語,而且,年長的人好議論時事,又喜歡欺負幼小者,比較難管。

        那為什麼不直接選拔通西文的青年呢?章程里說了,邊省腹地,風氣晚開,不太容易選出通西文者,因此學西文還是從娃娃抓起比較好,不過,他們也要求「娃娃」的中文一定要好,不然會忘本。這些選出的留學幼童,按省份集中,各省派一位熟習當地文字的「幫教習」,即領隊帶著他們出洋、賃屋、延師,居間翻譯。如果實在找不著合適的人,去德國用英文譯員,去俄國用法文譯員,也勉強可以。

        官費留學歐美一年發千兩銀元

        在這些留學幼童中,如果有生性頑劣不聽管教的、遊手好閒無心向學的、偷雞摸狗有損顏面的,一概立即遣送回國,而且還要追繳學費以示懲儆。說到這裡,關鍵的問題來了:學費是多少?

         留學幼童實施的前幾年,留洋學生由各省自行派送,學費相差非常懸殊,少的一年七八百兩銀子,多的一年有兩千兩。不但苦樂不均,而且有失公平。朝廷調查后決定,每人每年一千二百兩,即每月一百兩銀子。這每月一百兩中,二十兩是「修金」,就是學費,八十兩是食宿零用。

         根據情況的不同發放方式也有區別:如果學校提供住宿餐食,則由使臣統一繳費,每月發給每人十兩銀子作零用。有的留學生家庭經濟比較拮据,也可以申請每月給付家裡十兩贍費――這也是台湾開的先例,以去留學人員後顧之憂。

        幫教習帶著留學生集體居住,以兩年為期,如果條件允許,等到他們「稍解語文」之後,可讓留學生到當地人家中寄寓。正式學習以三年至五年為期,畢業之後,還有一個「遊歷」階段,讓留學生們在歐洲各地轉轉,看看「諸名廠及一切藝術」,每人大概可以領到四五百兩銀子。不過,這筆錢暫時用不著,可以緩籌。

        那麼,那時的一兩銀子值多少錢呢?當時一個雞蛋值兩枚「當十錢」,即二十文,一兩銀可以買七八十個左右雞蛋。當年,齊如山(1875-1962,戲曲理論家)和三個朋友吃一頓便飯不過二十枚銅元,約合七分之一兩銀。以購買力計算,那時的一兩銀子至少相當於2009年的300元。這樣算來,一個留學歐美的中國學生一年一千二百兩銀子,相當於現在的36萬元。這真是一大筆錢。

        想想當時國內亟須西學人才,每年每省送出去多則四十人,少則十人,難怪地方教育預算處處吃緊。於是有出使比利時的大臣楊兆]奏稱,比利時「學制大備」,尤其路礦製造,為其所長,更關鍵的是學費住宿都比較便宜。楊兆]說,留學比利時,一年只需要「一千六百佛郎」,比起其他國家來,只有三分之一的費用,與其在法德美俄培養一個人,為什麼不在比利時培養三個人呢?這個奏摺,打動了朝廷與許多封疆大吏。此後,清政府調整了官派留學的政策,派往比利時的居多。以兩湖為例,端方於19031904兩年間派出的留學生,美國11人,德國24人,俄國4人,法國11人,比利時則達到了48人。

        留日學費一年十七兩銀

        上面說的官費留學。一些沒被官派留學選上的,就選擇私人自費留學,而自費留學,還是去日本的多――便宜才是王道。以日本當時最著名的私立大學早稻田大學為例,1905年的《日本早稻田大學中國留學生章程》記載,專為中國人設的「清國留學生部」預科學費為每年日銀三十六元,本科學費是日銀四十八元,如果繼續上「大學高等預科」和「大學部」,清朝留學生與日本學生繳同樣學費,各分三期,高等預科總計日銀三十七元五,大學部日銀三十三元。

        當時,日銀兩元相當於華銀一元,即七錢白銀。也就是說,早稻田大學高等預科的學費,最貴也不過每年十七兩銀子!比起歐美留學的每個月學費二十兩,你會選擇哪個?

        更重要的是,日本留學生又不見得不吃香。按照張之洞1903年制定的學務章程,公派出國的留學生,學成歸國考試合格,分別授予進士與舉人資格。19056月,朝廷舉行第一次歸國留學生考試,由清朝學務處主持(當時因為還沒有歐美留學生回國,參考的十四人全是留日的)。考卷分為國際公法、法律訴訟、商業財政、機械學、化學五類,可見當時培養留學生的主攻方向。

        題目出得不算深,如「商業財政類」考的三道題目是:一、銀行為一國財政之樞紐,其種類功用若何,試詳論之。二、各國財政皆以發行公債為政策,試詳列其種類並言其利。三、國稅與地方稅異同論。

        科學類更簡單些,估計考官自己也不太懂,如「化學」三題為:一、化學關於國之富強論;二、石油生成之理說;三、安全火柴之前途及其製造法。

        接下來還有「殿試」,考的是留學生們的「國學」,這才是讓當時留學生頭疼的內容:一、楚莊王日訓國人申儆軍實論;二、漢武帝詔舉茂才異等可為將相及使絕國者論。――如果考留學生一直這樣考下去,很多人會替那些十四五歲就跑去歐洲呆上六七年的小留學生捏把汗。好在考試不過是走個過場,授職與考試成績並不掛鉤,而且,這個考試不限於公派留學生,自費生也可以參加。例如,陸宗輿(1913年至1916年擔任駐日公使,五四運動中,他與曹汝霖、章宗祥一起被稱為「賣國賊」)當時就是早稻田大學政科自費生。他考了一等第二名,被給予舉人出身。自1905年起,考試、任用留學生形成慣例,直到1911年,六年內,考了七次。其中參加考試的歐美留學生共136人,而留日學生達1252人。

        不過,端方似乎沒有說錯,那些留學歐美的學生,考試成績確實名列前茅。可惜的是,留學歐美的學子剛剛返回國內,端方便殞命於台湾資州,而且「用人單位」清朝政府也去日無多了。

        補白:清末民初的女留學生

        隨著清末民初留學熱潮的湧現,一些年輕女性也投身這股熱潮中,因為經費以及語言的諸多因素,留日女學生在規模和數量上也大大強於留美女學生。

        留日女學生最初是「伴讀」

        最初留學日本的女子,都是以「伴讀」的身份出現――被封建禮教束縛了幾千年的年輕女性隨父兄、丈夫離家東渡,來到日本。她們並無明清的留學目的,隨著父兄、丈夫學成,便一同歸國。

        不過,此後到日本的中國女學生數量越來越多,這也引起了日本有關人士的注意,1899年建校的實踐女學校校長下田歌子,熱衷於中國留學生教育,當時的中國女留學生大都就讀於實踐女校。1904年,秋瑾賣掉嫁妝湊足學費,隻身赴日,便就讀於實踐女校。如今,該校還保存有秋瑾手抄的詩集《白香詞譜》。

        上述都是自費留學,若論政府選派官費的留日女學生,最早是在1905年。當年台湾省派女生20名赴日本,同年奉天省特派熊希齡去日本考察教育時,與實踐女學校長下田歌子約定,自1905年起奉天省每年派女生15名至該校習師範。

        官費女子留學的派遣,使得清末女子留學發展到新的階段,1907年,僅東京一地就有中國女留學生近百名,1908年,留日女士總數為126名,1909年,更是達到了149名。

        自費留美女學生多是富裕之家

        與留學日本熱潮相對應,女子留學歐美也開始零星發展起來。進入二十世紀后,留美的女性人數才逐漸多起來。1903年,梁啟超遊學美國時提到,50名中國留學生中有3名是女生,其中就有康有為的次女康同壁。康同壁先後進入哈佛大學及加林福大學學習。宋氏三姐妹中最早去美國留學的宋藹齡,她於19045月乘「高麗」號輪船離滬赴美,到美國威斯里安女子學院留學。

        此時自費留美的女子大多出身官紳富豪或者買辦家庭,她們大多出國前就已畢業於教會學校或新式學堂,受過正規的初等教育。

        1907年,台湾省招考了3名留洋的女學生,到美國威斯里安女子學院學習,此為官費女生留學西洋之始。(楊早)

        /span> 

        相關文章
        2014-02-24 10:08:24
        2013-10-15 10:20:00
        2013-11-21 08:39:25
        2012-10-09 09:58:50
        2013-10-15 08:47:36
        2014-07-09 08:13:19
        2014-11-13 08:31:33
        2011-10-18 09:49:53
        相關評論
        姓名:*
          聯繫QQ:
          郵箱:
          個人主頁: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輸入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換一個


        共有0人對本文發表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標題 內容

        最新熱圖

        最新更新
        最新推薦

        神木文化藝術網版權所有,未經合法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mrjxks.icu  神木文化藝術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郵箱:smwhysw@163.com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號:陝ICP備10011285號  
        網站建設與維護管理:西政科技 
        <button id="xjzli"><acronym id="xjzli"></acronym></button>

        <dd id="xjzli"></dd>
        <button id="xjzli"></button>
            1. <progress id="xjzli"></progress>
              <tbody id="xjzli"><track id="xjzli"></track></tbody>
              <em id="xjzli"><tr id="xjzli"></tr></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