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vkjuf"><acronym id="vkjuf"></acronym></button>

<dd id="vkjuf"></dd>
<button id="vkjuf"></button>
      1. <progress id="vkjuf"></progress>
        <tbody id="vkjuf"><track id="vkjuf"></track></tbody>
        <em id="vkjuf"><tr id="vkjuf"></tr></em>

        本網首頁 文 學 書 畫 攝 影 剪 紙 麟州名勝 故事傳說 麟州珍寶 人   物 神木古迹 網站論壇
        您當前所在位置:網站首頁 >> 人物 >> 劉來生:雕藝術的傳承人 >> 閱讀

        劉來生:雕藝術的傳承人

        2017-03-23 09:59:26 來源:神木新聞網 瀏覽:73
        內容提要:在遊人如織、古色古香的神木古城北大街上,低沉而篤定的敲擊聲悠遠而綿長,彷彿歷史傳承的迴響,時斷時續地傳入過往行人的耳畔。循著聲回望座西向東的門店,總有人出出進進,手裡拿出來的物件兒在普通的商店裡卻很是少見。

         

            篤、篤、篤……篤、篤、篤……

          在遊人如織、古色古香的神木古城北大街上,低沉而篤定的敲擊聲悠遠而綿長,彷彿歷史傳承的迴響,時斷時續地傳入過往行人的耳畔。循著聲回望座西向東的門店,總有人出出進進,手裡拿出來的物件兒在普通的商店裡卻很是少見。從人們燦爛的笑容里,可以讀出他們滿意的心理。

          懷著好奇走進門店,玲琅滿目的木雕作品,沁潤在淡淡的木香里,簡樸的工作室就是一個木雕藝術的博物館。一位微微發胖的手藝人正心無旁騖地工作著,銼刀完成了手中的鐫刻才回過頭來,熱情地和客人打著招呼。聲音洪亮、鄉音濃重的他,一開口就能讓人聽得出他就是地道的神木人。

          現年64歲的劉來生從事木雕行業已有48年,躬身木雕對於他來說已經成為人生不舍的信念和追求藝術唯美的情懷。但是他鮮為人知的藝術之路充滿傳奇的色彩。

          藝術的成就大多與天賦有關,出身貧寒,但是從小喜歡畫畫的劉來生與許多酷愛藝術的人一樣,在他的骨子裡就有一種孜孜追求、異於常人的秉性。1969年,劉來生初中畢業后,回到了神木縣高家堡鎮台湾村,苦難的成長和對木雕藝術的執著沒有讓他氣餒,反倒為他搭建了入門雕刻的平台,為此開始了與木頭打交道的慢慢藝術人生之路。

          在那個艱苦的歲月里,年僅6歲的劉來生飽嘗了農村生活的不易與艱辛。長大后,他遵照父輩的教誨,承擔了自己設計、自己修建窯洞的工作,由於能力有限,他一年修一孔,連續四年修起了四孔窯洞。在其後安裝門窗的過程中,家裡能用的木材都用了,能雕刻的都用作門窗的裝飾,從一個門窗的小雕花到家裡的柜子等傢具,從傢具的油漆美化到窯洞的牆圍漆畫,全都出自劉來生之手。

          為了做好每一件木雕作品,劉來生苦思冥想,用樹枝在地上習作模仿,亦或為了畫好一株山丹丹花,他會跑上十幾里的山路仔細觀測,為了斜角勾連萬字圖案,他進行了上百次的練習。通過自身的天賦、愛好與不斷摸索,劉來生的木雕技藝和繪畫技術很快聞名鄉野,漸漸被高家堡鎮周邊的村民們所熟識和接受。至此以後,走村串戶承攬木活兒、給鄉親們製作木雕藝術品成了他生產勞作之外的額外收入來源,但是個人的成長永遠迴避不了時代背景基於的致命一擊。

          1971年,因業餘木雕養家的劉來生被定性為資本主義的尾巴,下放到高家堡鎮草灣溝發電站當義務電工,從此他與木雕藝術留下了長達15年的痛心「訣別」。然而,命運的輪迴總會垂青於有準備的人,去發電站報道第一天,熟知情況的他就為電站解決了別人十幾天解決不了的禿尾河堰河問題,因此他便被轉正成為正式人員,並一直工作到1986年,熱心腸的劉來生憑著自己的手藝,只要村民們修建窯洞、安裝門窗,搭梁建屋,他都會主動前去幫忙。自今,玄路塔、草灣溝村等十幾個村子的100多孔窯洞里還能看到他的木雕活。雖然多數村民把舊的木窗、木門換成了鋼筋玻璃門窗,但那些房梁屋頂上的雕花到現在看來依然栩栩如生。

          1986年,因國家政策調整,玄路塔林場和草灣溝電站合併,劉來生被分配到林場去管理500多畝林地,其後的十多年間里,半工半農的他依然會利用空閑時間為周邊村民們做木雕活。1999年,為了方便孩子上學,劉來生一家才遷居縣城,在北大街租下了現在的這個門店,真正開始了他專心木雕的藝術人生。為了積累創作素材,激發創作靈感,劉來生無論走到哪裡,都會有意的參觀一些雕刻作品,悉心揣摩,有時站在一個雕刻前能看上兩個小時。

          劉來生說:「木雕創作主要靠想象,再就是什麼也有圖案,看書上的、別人刻下來的、古建築上的,拿筆和本子把那些圖案的大概畫下來,回來再繼續改造。」劉來生的木雕作品都是自己想象雕刻出來的,他的作品獨具創意、各有千秋,彰顯著地域民俗與傳統文化,但是更多的是他對傳統佛教木雕藝術的臨摹和對儒家禮儀鐫刻藝術的創新。對於劉來生而言,生命就是藝術,藝術就是他的生命。劉來生說:「他的木雕不僅僅是對傳統藝術的傳承,更多的是文化意義的顯現。」他的《麒麟送書《蝙蝠送錢》等作品幾乎都來源於神木四合院的影壁雕刻,他將傳統的磚雕、木雕融會貫通,一脈傳承。縱觀劉來生的木雕作品,留白和線條之間沁潤的是他對生活的理解、對萬物有情的崇尚、對傳統藝術的詮釋。

          劉來生曾經有過八位徒弟,在他的精心教誨下,他們原本都已出師,但是隨著世俗的影響和個人選擇的變化,這些徒弟們現已基本轉行,另謀出路。但他卻不忘初心,一直堅守著自己的信念,還再物色新的傳承人。「因為雕刻不僅要有嫻熟的技藝,對體力和眼力的要求也很高,我已年過花甲,不想讓這門手藝『斷層』,還想收徒授藝,傳承雕刻技藝。」

          任何藝術都有其獨到的創作手法和藝術思維。手工木雕是在方寸之間揮刀如筆,刀到手到,心到眼到,沒有數十年的修鍊是不能完成的。劉來生的木雕作品囊括了山水、鳥獸、人物、神話等近百個種屬。有的粗獷奔放、有的細膩柔弱、有的行雲流水、有的松立萬壑,每一刀、每一線都凝聚著他對傳統藝術的理解,對宇宙萬物的洞測。在劉來生看來,要真正學好一門技術,需要耐得住清靜寂寞。

          木雕和劉來生的生活早已密不可分,除了店面里的木雕作品,在劉來生的家裡,也到處都是傳統雕刻的痕迹。一進家門,映入眼帘的是牆壁上的一幅經過精雕細琢的「金雞戲牡丹」。從客廳牆壁上的裝飾物品到卧室的衣架、衣櫃、儲物櫃等,都布滿了木雕的圖案;電視背景牆是「青竹梅蘭」;沙發上面的牆壁掛著一個盤旋著的龍,龍頭的嘴張開著,兩根鬍鬚栩栩如生;自製的收藏架上擺滿了各種收藏品,48年的收藏生涯中,劉來生總能把那些不入流的工藝品原料「變廢為寶」。

          由於長期雕刻,需要的原材料較多,為了節約開支,劉來生就四處收集一些別人廢棄木料,將一塊不起眼的木材加工成一件栩栩如生的藝術品。幾十年來,劉來生以他藝術的品質、堅韌的性格影響了四個大學畢業的子女。但是對於他來說,木雕不單純是為了生活,更多的是對木雕藝術的愛好和追求。在憨厚樸實的劉來生眼裡總能透露出對木雕的無限愛戀,職業習慣在他身上留下了明顯的烙印。在一次用電鋸鏤空時,滿是老繭的左手食指被截去三分之一,但這並沒有影響劉來生對雕刻事業的執著與熱愛。

          在漫漫人生路上,心思細膩的劉來生始終沒有離開過笨重的工具,無論是之前做過電工、搬運工、地板工、裝潢工、林場管理員……還是現在回歸藝術與木雕為伴,作為一位匠心獨運的民間藝人,在他的經歷與成就中印證著一個亘古不變的道理: 知識是從刻苦勞動中得來的,任何成就都是刻苦勞動的結果。

          在劉來生的房間里,堆放著各類原材料,還有大小不一的刻刀、馬牙、矬子、小斧頭等雕刻工具,靠窗擺著一張純樸而古舊的作業台,地板上油漆早已剝落的斑斑點點,就是這不足20平米的「工作室」里,劉來生用他的智慧和靈感,在一塊塊不起眼的木板上,演繹了淺雕、深雕、空雕的靈異,他用農民獨有的秉性和執著將朽木賦予生命的內涵和意義,卻把自己渲染成最為底層的形象。平日里,劉來生的衣服上、臉上,指甲縫裡滿是黃色的木屑,連手部皮膚都彷彿被木屑染黃了幾分。劉來生說,雕刻一件作品,先要將圖案繪在紙上,再拓在模具上,用鉛筆把模具上的圖案印畫在木板上,雕刻出大致的模型,然後再精雕細刻,用砂紙打磨拋光后還得上漆。七道工序完成一件作品,少則花費半月,長則半年的工夫。「營生忙的時候,一天最長時間就要坐下十五、六個小時來。平時也一天最少也會幹十多個小時。」與大多數傳統藝術品一樣,木雕耗費的同樣也是時間。

          隨著時代的更迭,木雕作品雖說又逐漸重回人們的生活,但市場的需求並不是很多,可在木雕師傅劉來生這裡,樸實細膩的木雕工藝,就如同他細膩的人生一樣無法代替。幾十年來,不斷有客戶找上門定製木雕作品,不少人是從外地慕名而來。訂單多的時候,一件作品要等一兩年才能做好。為了滿足客戶的要求,劉來生不斷地加快自己雕刻工藝的革新,嘗試著從熟稔的人工雕刻轉向陌生的機械化雕刻。儘管半手工半機械化雕刻方便省事了不少,但在他看來,手工木雕不同於機械化生產,雕花方法多樣複雜,不僅是技術活,更是藝術活,不能用程序化的機械作業來替代。

          48年來,一塊塊木板經過劉來生的一雙巧手,就能成為一幅精美的作品。雕刻作品是時代的需求,也是時代的產物,他的雕刻方向也跟隨時代發生著變化。但對他而言門窗雕花、屋樑雕花等傳統的東西總是極具生命的。木雕是他生命的全部。

        相關文章
        2013-05-10 08:12:02
        2015-01-29 09:07:46
        2015-01-15 08:47:01
        2013-04-25 14:43:56
        2013-01-15 11:06:33
        2013-12-10 08:25:51
        2014-02-08 08:31:05
        2014-01-15 09:11:32
        相關評論
        姓名:*
          聯繫QQ:
          郵箱:
          個人主頁: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輸入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換一個


        共有0人對本文發表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標題 內容

        最新熱圖

        最新更新
        最新推薦

        神木文化藝術網版權所有,未經合法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mrjxks.icu  神木文化藝術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郵箱:smwhysw@163.com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號:陝ICP備10011285號  
        網站建設與維護管理:西政科技 
        <button id="vkjuf"><acronym id="vkjuf"></acronym></button>

        <dd id="vkjuf"></dd>
        <button id="vkjuf"></button>
            1. <progress id="vkjuf"></progress>
              <tbody id="vkjuf"><track id="vkjuf"></track></tbody>
              <em id="vkjuf"><tr id="vkjuf"></tr></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