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wpygy"><acronym id="wpygy"></acronym></button>

<dd id="wpygy"></dd>
<button id="wpygy"></button>
      1. <progress id="wpygy"></progress>
        <tbody id="wpygy"><track id="wpygy"></track></tbody>
        <em id="wpygy"><tr id="wpygy"></tr></em>

        本網首頁 文 學 書 畫 攝 影 剪 紙 麟州名勝 故事傳說 麟州珍寶 人   物 神木古迹 網站論壇
        您當前所在位置:網站首頁 >> 楊家將研究 >> 楊家將研究叢書 >> 《楊家將故事與傳說》 >> 古迹篇 >> 紅樓頌 >> 閱讀

        紅樓頌

        2018-01-31 09:55:30 來源:神木文化藝術網 瀏覽:41
        內容提要:「紅樓」是楊家城裡具有標誌性的建築物。元脫脫在《宋史・夏國傳》中提到了它。可在神木地方史上,它古今榜上無名

        「紅樓」是楊家城裡具有標誌性的建築物。元脫脫在《宋史・夏國傳》中提到了它。可在神木地方史上,它古今榜上無名。

        1982年,有人向中國歷史地理學家史念海教授問到此事,先生以教育者導師的真誠和誨人不倦精神,說他1952年騎著毛驢曾到過神木縣,為考察秦長城遺迹,在當時政府中一位姓葉的秘書陪同下,上過那裡的楊城村。在那殘垣斷壁的廢墟中,他發現有一段被群眾叫「高城」的城牆遺址。后經他多方面觀察研究,他認為那就是曾經在古麟州城名震一時的「紅樓」根基位置。他特彆強調地說,對於「紅樓」民國以來的歷史各界,他未見有誰寫過這方面的文章。

        確實,在當時的神木地方史辭典里是找不到「紅樓」這個辭彙的。可是,由於它在當地客觀存在過,所以不在於誰宣傳沒宣傳它;也不憑靠哪位偉大史學家的經典提名,它依然名列古麟州地方史上實有的文史目錄。到近年神府煤田開發,神木有了名氣,一些熱愛地方文化的人士,提出開發楊家將故里楊家城,紅樓因此而開始受人關注。這個早已下崗的地名又重被諸多學者重新啟用。於是它枯木逢春,議家蜂起,甚至有人憑「名家身份」編造布局,大出風頭。

        「紅樓」為什麼能夠時來運轉,我覺得原因有三:

        其一,從位在高城之上可言,它曾是邊城麟州最高的「t望塔」。從其面向方位看,它是州城原先西城牆上的城樓。西城無門,為什麼還要修那麼高大的城樓?而且特築高城加高基座?其意可想而知,目的就在於能夠更遠地t望四周。主要是遠望西邊。所以說紅樓曾經是麟州城的「安保」設施。

        其二,古代城池,一般都有城樓,且大多修在城門之上。為什麼紅樓修在沒有城門的西城牆上呢?因為西城下百草坪僅數百步之外便是斷壁懸崖。此外,它跟當時當地政治演變、軍事需要,亦有直接關係。所以,樓的規模宏大,按當時一個普通州城來說,似乎超群出眾。這種情況,在古代唯有像如山海關、玉門關之類要塞才能允許。可見古麟州的城樓似以重要邊鎮對待。故不僅高大,而且專名「紅樓」。致使朝野關注,《宋史》留名,讓大凡來到州城的名人、墨客,前來攀登,且抒情留詩,文興大發。當時的紅樓,實際上成為州城內可代表性極強的文化中心。

        其三,邊塞的遺迹,記錄著當時當地人們生活的現實經歷,特別是發生過動亂的生死存亡過程。所以紅樓隨著州城的起伏跌宕,最後州城被毀,紅樓也隨之消失。可是它的根基高城卻永存世上,成為後來人們可提敘的見證。至於此樓何時修建?怎麼建成?又如何經歷了不同時代的風雲?至今,包括一些專家教授們千辛萬苦的考證和論述,甚至也包括那些憑「主觀」的猜測,都沒拿出具有說服力的東西來。因此我在這裡,只能把「地方老人傳說的故事」複述相陳,僅供參考。

        慘痛教訓話當年

        貞元年間,吐蕃犯麟州,殺刺史郭鋒。由於郭鋒是汾陽王郭子儀之孫,所以大唐朝野震驚。事後人們對郭鋒失策喪麟州提出許多教訓。除了說他「不該大搞民族鬥爭」「不該征辦功臣,遺棄親信」「不該獨裁政令,唯我是行」等等之外,另一條就是疏忽了烽火狼煙的傳遞,「消息失靈」。敵至城下,才知危險實情。

        不幸的消息傳到京城,郭氏舉家悲痛。王府高土,蜂起議論。

        首先是皇親們的哀嘆。有人埋怨推舉郭鋒出仟邊城的人別有用心。要不,為什麼不讓他在長安就地做個平平安安的宮,便可避免掉這一洪禍。但是此說立即受到持官腔言論者的申辯。他們說:「先王爺公正清廉,為朝廷重臣不憑權勢照顧自己的兒孫,正是他的高尚官品。邊城多事,難免有征戰,這正是可培養、鍛煉後人的好地方。因此推舉郭鋒出任麟州,正是為了讓他日後升遷,好當更大的官。至於個人安危,他是皇親,麟州又是重鎮,朝廷自然會配備文武,身邊必有強將保護他的人身。這就是說,派郭鋒去邊城麟州任職正是重用,推舉者的原意是好的。他們是對上意高瞻遠矚的理會才提出來的。絕不是『別有用心』的安排,這才把受到埋怨的推舉者責任給解脫」。

        其次是一般前來弔孝的人們感嘆。他們認為做官之道在於學識、資歷和人緣。這人緣最難,各個時歲各收成,各朝各代的主子喜怒哀樂都不一樣。各地方的民情民俗也不相同。每個人的品行、所好,更是萬般千色,衡量事態的尺度也不一致。郭鋒錯在只認中原戶是大唐臣民,其他民族全是可用而不可信的黑類;他因此而高高在上,不納眾意。這是他身勢地位鑄就的結果。本來讓他出任邊城重鎮,實際上是扶他向上行,培養他做高官的資歷,讓他多知道些邊事下情。也只有皇親國戚才能受到朝廷的這樣關懷,給予機會。可他如此失手,正說明他為官的學識不成熟。最後評議者把過錯全推給「命運」,說這是郭鋒命運不佳,「天意」難違……

        唯有那位從麟州逃回來的原王府差官,他則痛哭靈位之前,悔恨地說這場劫難,「既是天災也是人禍」。從大局說是吐蕃叛賊所為,可從麟州城防來講,「我們的郭大人,是你失策呀!」「州城中党項部落我們只管不用,他們有力無處使;更讓人悔恨的是,我們這麼一座州城竟然連一座像樣的城樓也沒有,直到叛賊兵臨城下,我們才看到敵人。」「郭大人你、你、你……唉!這也怪我等無能,沒有勸阻你,沒有保護好你,這是千古遺怨不能還的悔恨啊!」

        亡羊補牢紅樓見

        悔恨歸悔恨,歷史自來不回頭;教訓是教訓,所以有亡羊補牢之說。麟州城從建州設治起,經一個「甲子」歲月,60年內連遭吐蕃3次進攻。最後這次最慘,城垣被毀,刺史被殺,居民及党項部族多被擄走。幾年後,才又逐漸有人返回,直到憲宗接位的大唐元和年間,朝廷在政治上才又呈現出復興的氣象。州城才又正式擴建。

        此時吐蕃擄去的唐人,多有思故鄉之心,「眼穿東日望堯雲,腸斷正朝梳漢發」成為他們的普遍心理。吐蕃呈現走下坡路的預兆。為了防範西方民族的再侵犯,從河潢、隴右到河朔各邊城鎮都進行了一次大整修城防的舉動。麟州城也正式按州城的要求開始興建動工。

        一天,有一位釋家弟子,叫延東和尚的來到麟州的州府衙門,來見城建官員。延東和尚開口「阿彌陀佛」,說他為普度眾生而來。並自我介紹貞元十七年州城陷落,他被吐蕃擄走,是觀音菩薩保佑了他,被番將中一位徐姓漢族人把他私下放回。今聽說重築城垣,修補城防設施,所以他來獻策,讓州城在亡羊補牢中復興。

        他認為過去的州城,最大的問題就是「城無主宰,堠望不見」。就是說,州城沒有保護神的神廟,城頭缺短可以遠觀敵情的城樓。新建城垣一定要有可t望四野的高大城樓和保護城民的神仙廟。否則州城之民猶如籠中之鳥,不能知外界天地,只有安居沒有防範,難保生靈平安。城建官員採納了延東和尚的意見。於是老和尚獻出一張從京城裡帶回來的一座城樓圖。

        經過眾議,大家認為,確保麟州安危,歲時仍重在對西邊的觀望。因此這座高大的城樓應修在西城牆上。西城無門正好可以修建個堅實的基礎。只是按州城的實際情況看,樓雖兩層,但仍然達不到州城遠觀四野的應有高度。於是有人說修三層,可是當時當地完不成那麼高大的修造。有人說乾脆不修城樓,修一個結結實實的高大堠望台墩。可是那樣只顯軍家設施,缺少城屋的平安感覺,不符合民居的和平生活要求。後來依從延東和尚的意見,又從河東請來了一位工匠大師。大師進門,只問明情況,便在茶碗下墊了塊半頭磚就走了。人們不解其意,便問延東和尚怎回事?延東說,他要我們先在要修的城樓下邊先修一段很高的城牆把要修的城樓給墊高。這就不用縮小改變我帶來城樓圖的造型了。於是工程分兩步走,先修了一段做城樓台基的「高城」,然後在高城上再修城樓。

        工程完工以後,由於規模宏大,支柱、欄杆紅色耀眼。遠望山頭凸起一座神殿式的建築,猶如突見「海市蜃樓」,故美其名而稱之為「紅樓」。

        風雲歲月多少事

        也許正如延東和尚所言,大城樓確有穩定城防之神威。麟州城自從修起紅樓,從晚唐到五代終,天下大亂,唯麟州安生。可是,歲月如流水,好景總不長。趙宋王朝建立之後,宋與党項之間開始了長期對峙。元昊稱帝,西夏立國,宋夏對立的爭鬥不斷升級。麟州城這座面向西方的西城樓,由於州城擴展,至宋已位居州城中心,越來越顯示出它在軍事上重要的t望功能,使夏人隨時都覺著宋朝在檢視著他們,t望著「敵情」。

        宋夏交界於屈野河西七十里。西夏在沒藏訛龐專政時,每每越界侵耕。宋軍「迫之,則格鬥,緩之,則歸耕」。最後硬推進到屈野河西山樑上的白草坪地段。夏人舉動,在麟州城的紅樓上,不時地可以望到。守麟州的宋將,曾多次企圖築堡於河西的白草坪上,但均遭夏人攻堵,不能成功。

        一天,探馬報來,說夏人在其大隊人馬保護下,已在河西開鐮。人分三股,一隊專收,只割穗不割草;一隊專運,隨割隨收隨運走;一隊是備戰的夏兵,有帶兵之將專門攔擋不讓掄收的宋軍。

        麟州官府得報后,登紅樓西望,夏軍已在河西白草坪樑上擺開了陣勢。然而當宋朝官員們調兵遣將去攔截的準備就緒,過河西到距州城十餘里的白草坪時,卻不見夏兵。尋找方向,夏兵似迂迴過河,向州城那邊奔去。宋軍復返河下,敵騎已經入溝不見。夏人就是用這樣「捉迷藏」的辦法,與宋軍周旋數日,收完莊稼,滿載而歸。

        另傳,宋初官軍與夏人屢戰,夏人多次兵臨城下。但每次來犯,都因為遠有探馬急報,近有紅樓t望,故至山下或近臨州城,宋軍早已布好城防。而且,攻守開始后,紅樓又成防衛戰的指揮中心。皆因它居高臨下,戰旗在望,所以真宗咸平年間,李繼遷率眾兩萬圍麟,即因此而連攻五日州城不破。守將衛居實在紅樓上,每望夏兵見其疲憊不堪,遂出奇計,精選募勇千人,百人為隊,分十路,擇午夜,四面縋城。敵遭突襲,不知所以,應戰披靡,自相蹂踐,自夜至明,死傷萬人,潰不成軍,拔寨遁去。這個故事就叫「咸平大捷」,衛居實因之而晉陞。其守城事迹曾被州人名列紅樓內的慶功榜上。

        此外,由於近年神木縣要開發楊家城,作為當年楊家城的標誌性建築物紅樓,已列入準備起建項目。於是「紅樓考」成熱門話題,爭見風頭。一般人皆出好心,可也有故弄玄虛者,採取指鹿為馬,著意移位,言其紅樓基址在多處不定。看上去是很負責任之考,其實意在為個人樹立與眾不同之局,歪曲了歷史的實際存在。說什麼楊家城城垣中曾有「衙城」,指紅樓也有可能在「衙城」之上。其所指「衙城」,即西城區(民稱紫錦城)內被名為「州府大殿」的圍牆(民稱馬道牆)之上。豈知如真在那兒,首先它不是州城的「西城樓」;其次,用當地學者之言回答,則是按照當地傳說麟州紅樓原本唐代修建。當高大的西城樓橫空出現,屹立於高城之上時,麟州城尚未有西城區。當時那裡還是西城外的「百草坪」郊野,所謂「衙城」,尚未「出世!

        國相名文千古傳

        按社會習俗說,有名樓必有名人來,有名人來過,易有詩篇遺存。紅樓因晚唐當地時局之要,為麟州城防而建。後來到宋夏對立時代,又因民族相鬥而名入典籍。同時,也就因為軍事防務而不斷有朝臣前來巡邊。這些高官名人的到來,給紅樓增加了它的歷史知名度。否則人們怎會知道晚唐就有人讚美紅樓如高入雲天的「半雲樓」和宋人寫下「高欄是夕攀」「城下羌山隔一流」的真實寫照呢?尤其是宋朝重臣,其中宰相級的文豪,諸如文彥博、歐陽修、司馬光、范仲淹等名人,先後來到麟州,留下了他們的故事,留下了他們在紅樓的「邊塞詩文」。「山不在高,有仙則名」,這些名人名文為紅樓記錄下它的風雲時歲,為麟州記錄下它時代的顛簸與輝煌。

        先說范仲淹在麟州的故事。

        在神木地方史上,范仲淹是個特別有紀念意義的人物。他來麟州,雖然為時短暫,可辦了兩件事:一是寫下一詩、一詞;二是支持了歐陽修「麟州不可廢棄」的觀點,發表了自己的政見。詞為《漁家傲・麟州秋詞》。有人許是唯恐此作落足麟州,一再考述,言其詞名是後人所加。就文中內容看,「四面邊聲連角起」「羌笛悠悠霜滿地」,完全符合當時當地邊塞實況。我認為這個標題加的準確,再作考究,多此一舉。好在那首詩,乾脆直接命題《留題麟州》,讓你無法再疑。然而,世俗者對其中「城下羌山隔一流」一句,似有誤解。言其當時宋與西夏「只隔著一條河」。而實際情況是過了屈野河(即今窟野河)還有七十里。詩句中說的「羌山」是當時的地名,當時整個麟州地域「番漢雜居」,党項羌在屈野河的河東河西都有。詩人所提羌山,泛指西夏與宋是「只隔著一條河的近鄰」,不是說以羌山為界,也是對當地山勢地貌的寫真。能夠出現如此寫真的形象語言,可見世傳范公一定是在紅樓上寫下此詩詞,當無大錯。

        范仲淹的詩詞,在來麟州之前,數量不多。有人說他那時候公開可見的名篇,也不過五六首,而麟州留下的「邊塞詩」當在其中。他一生仕途起伏多變,人生逆順無常。康定元年(1040)任陝西經略安撫副使,慶曆元年(1041)就被貶調,到慶曆三年四月(1043)才又被召回朝任樞密副使。八月參知政事,升為副相。五年初,他巡邊河東,來到麟州,才給麟州留下這一詩一詞。然而到年底他因主持慶曆新政無成,再次被貶調鄧州任知州。在那裡,雖然僅僅三四年(10451049),可在他的人生中卻是詩才橫溢的星光歲月。今有人考證說,他的詩詞在鄧州,現在可見可查的就有43首之多。其中《岳陽樓記》,為千古絕唱,也使這座樓因此而成為舉世名樓。只可惜!麟州城因戰亂被毀,紅樓亦因州城的破壞而不存在。范公麟州詩詞也就只能留在古麟州地方史料的紙上,以及平民百姓口頭傳說的故事中。

        再說文彥博「紅樓詩」的故事。

        宋仁宗至和二年(1055)文彥博為宰相。在他任相期間,曾來麟州巡邊,得空在紅樓上留詩一首,被人稱文彥博的「紅樓詩」。後來因戰亂,存放在紅樓中石刻碑上的文相紅樓詩失存。但就其內容,州郡官員把他的紅樓詩再次刻石存放紅樓時,「復以墨本見寄」給他審閱,他回憶起曾在「邊州」的往事,遂成七言八句詩又一首,回謝州郡。其中「閑上高城久住留」「但題詩句在紅樓」已經把問題交代明白。說明他不是「閑」著沒事來麟州,而是持節來「按邊州」的。在這種情況下,得空「上」到「高城」題寫詩文於紅樓上。為了感謝州郡官員,他謙稱以「五十六字」為文,回復麟州對他那首紅樓詩的熱情刻石存樓表示致意。所以正是這種感情讓他對過去曾在麟州的「陳事」引起回憶。因而,他那首詩雖當時無命題,可後人以《憶紅樓》為此詩作標題,實屬表真,不該有任何疑義。

        一座紅樓,給我們留下如此多的故事,接其閃出宋代兩位宰相級別的詩文。按傳說,紅樓在唐憲宗元和年間(806-820)修造;按傳說它在遼亡(1125)以後的第二年被遼故將小鞠錄燒毀。若依此說,紅樓存世長達三百餘年之久。由於修造是為了古麟州的城防,而修造完成後直至五代後期,儘管全國大亂,麟州因有楊氏駐守,確保邊城安然,故未顯紅樓的軍事重要作用。可到宋夏對立,戰火頻繁,紅樓被迫出頭露面。致使夏人恨它「下瞰屈野河」,向西的睥G遙望;致使宋臣歌其邊塞風雲而各表情長。所以,它今天應該理所當然地是神木縣開發楊家城遺址中不可遺漏掉的一處文化形象和曾經實存過的地方古迹。可以說,它曾是古麟州的文化中心,隨著人們對它的關注,關於它的故事不斷地再現,代代相傳,在當地延續著。

        上一篇:兔毛川打獵
        下一篇:沒有了
        相關文章
        2018-02-08 09:50:45
        2018-01-31 09:55:30
        相關評論
        姓名:*
          聯繫QQ:
          郵箱:
          個人主頁: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輸入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換一個


        共有0人對本文發表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標題 內容

        最新熱圖

        最新更新
        最新推薦

        神木文化藝術網版權所有,未經合法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mrjxks.icu  神木文化藝術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郵箱:smwhysw@163.com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號:陝ICP備10011285號  
        網站建設與維護管理:西政科技 
        <button id="wpygy"><acronym id="wpygy"></acronym></button>

        <dd id="wpygy"></dd>
        <button id="wpygy"></button>
            1. <progress id="wpygy"></progress>
              <tbody id="wpygy"><track id="wpygy"></track></tbody>
              <em id="wpygy"><tr id="wpygy"></tr></em>